膨胀【我要白石的沙发

下一次等我更新等多久我也不知道´<_`,不定时诈尸更文

推一下我家遊妹的歌

遊妹真的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啊~

【摄殓】Eternal (序)

  ✘性格微调,【PS:幼年性格与后来性格不同】有私设,欧风,本序文中的设定是小时候的卡尔,大概十一二的样子~【诶你个正太控
  ✘楔子选自天依的[奇美拉少女]歌词,建议去听一下,黑化曲nice,中途剧情微黑化不过文结局还是必定he哒,放心食用没有刀子【序文中有一丢丢剧透,与后文很大关联,细心找重点吧】
  ✘不是神仙写文,稳定日更,喜欢就关注一下~
  ✘谢关注啊!太太我宣你 @妖怪怪怪怪呀
————

楔子

  ——第一次的登场,
  他人赞叹的目光,
  对着拼凑的她褒扬啊褒扬
  多艳丽的景象,
  就算荆棘冠戴出了血浆——

一一一一
  老钟楼的钟声打了十下,已是夜晚十点。

白沙街的一切如往常一样,人们都回到各自家中休息了,繁华的白沙街上只剩寥寥几人。乌鸦不知怎的, 到处乱窜。时不时发出沙哑的啼鸣,雾渐渐转浓,  似笼罩着大地的白纱。

  寂静的夜里,马蹄声显得格外清脆。

  “这位乘客,夜深了,不如先找地方休息,明天再出发吧。
  “好的。”

  纤瘦的少年小心翼翼地跳下马车,点燃一盏别致的煤油灯。

  靠着昏黄的灯光,勉强可以看清前方的路。照他那双清澈纯净的灰蓝色猫眼上,星星点点的光芒浮动着,恰似被镀上了一层流动的碎金。

  少年来到一座仍亮着灯的屋子前,踌躇了一会后,敲了敲门。

  “打扰一下,有人吗?”
  ——“门没有上锁,进来吧,天冷。”

  屋内的主人像是知道少年正处的情况,淡淡回答道。

  陈旧的门上布满灰尘,不像是居住了人。少年不顾那么多,只是轻轻一推,门开了。

  刚推开门,莫名的熟悉感铺面而来,少年只感到微微晕眩。

  屋主示意少年来餐桌旁坐下休息,忽然,眼中闪过微微惊诧 。

  少年看向屋主——整齐梳理的银发各外具有吸引力,浅蓝的瞳孔透露出神秘的气息,长长的睫毛优雅而精致。却不知为何能从中透露暖意。

  “要杯热咖啡么?”屋主盛上一杯热咖啡在少年面前。少年迫不及待喝下,温热立刻充斥全身。

  “先生,虽然没有见过您,但还是很感谢您的帮助。”少年放下咖啡杯,诚恳地道谢。

  “叫我约瑟夫就好了,不必客气。过去常有过路人,我都会尽量帮助。”约瑟夫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房间在旁边,可以去休息,有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找我。”


————————

——“I've been waiting for you for a long time, my treasure.”【笑

————————

 

 

 

清点一下没写的文

最近想挖几个坑啊,

以前关注我的小阔耐们可以来帮我提供一些梗【比如说歌词梗啥的,都海星】
以下清单:
1.没写完的佣殓x4,已经写到了第二章,共六章。
2.遗照组【约瑟夫x入殓师】x1
3.常殓x1【之前欠的入党费】

就酱了,不打tag

推歌,和风敲好听哒

这个歌手小姐姐是虚拟歌姬,虽然不火,但是她的歌都好听

安利一个叫做Allie x 的小姐姐

气质超级仙,神秘感满满

视频截图

想抱图的记得戳赞~

殓空,小段子

※吃我殓空
※正文先不更了,来一波以前写的段子,可能后几天都不会更文了,要等挺久的。(因为在三次元忙
※小阔耐你的殓空请收好  @茶鲤巳

--------写段子也要分割线-----
【参与游戏的理由】
  “伊索,你是为了什么参加游戏的?”
  “完成一位母亲的遗愿。”
—— “哎?跟预想的各种回答不一样呐...”
  玛尔塔提完问立刻后悔了:“本来还想多了解一下他,却不小心说到悲伤的话题了呢。”

2.【关心】
  玛尔塔即使身手矫健,受过特等训练,也并不意味着在参与游戏时不会受伤。
  伊索总在她需要帮助时来到她身边。
  “忍一忍,伤口上药可能会疼。”
  伊索不会说安慰别人的话,玛尔塔也能观察到他格外地在意自己。——不管是特地放小了包扎伤口的力度,还是认真的神情,温柔的语气。

3.【突如其来】
  “可以给我看看你的提箱么?”玛尔塔在部队里因工作繁忙,从未接触过化妆打扮这一类事物,所以很想知道伊索的提箱里有什么。
  “不过是一些普通的小物件罢了,玛尔塔小姐若是喜欢,在下可以为您打扮一番。”
  “哎哎,不用了。”一抹淡淡的微红落在玛尔塔的脸颊。
 
4.【印象】
  在伊索印象中,玛尔塔一直很坚强。对于多大的挫折也能面不改色地踏过去。“就像是触不到的光一样啊......勇敢无畏,光辉耀眼。”虽然自己不善言辞,可就算只能远远看着,也满足了。


-------------分割--------
求素质三连:笔芯推荐评论(ฅ>ω<*ฅ)
 
 
 

占tag致歉

啥时候上万浏览靠你们了╭( ̄▽ ̄)╮

有小阔耐打算交入党费么(๑•ั็ω•็ั๑)

有的话记得更艾特我´_>`

都是萌新有话好说 ̄▽ ̄

从3000+浏览到现在也不容易呀(*´艸`*)

【佣殓】晴雨 ②

※这次是伊索的视角,没看过这一系列文的小阔耐记得去找前一篇,下次要艾特的小阔耐在评论里告诉楼主´_>`

ps:前两篇都是类似少年时期的回忆杀,人设奈布13,伊索12

※章节的视角为两位主角交替,例如第一篇是奈布,第二篇是伊索(交替不规律

※萌新文笔,大佬勿喷

3

2

1

-----------------开始---------------
chapter.2

----“奈布?真是奇怪的人。”------

  ---我曾是个被遗弃的孤儿,由于身患重病,被亲生母亲抛弃到了孤儿院门口---

  “唉,可怜的孩子,母亲只能送你到这里了,谁让你染上了这么可怕的病呢,你的父亲成天酗酒赌博,把家产都耗尽了,家里没有办法救你了。唉,愿上帝保佑你。”一位衣衫褴褛的妇人擦了擦双颊上的泪水,唏嘘不已。放下了怀里的孩童,不舍地离开了孤儿院。

  母亲把正在怀里睡着的我放下,我缓缓睁眼,看着母亲渐渐远去的背影,竟然没有任何伤感之情。

  过去我的母亲是一个五官精致,年轻美貌的伯爵女儿,与我的父亲私奔,后来我的外祖父发现,母亲就被强逼着嫁给了一个赌徒,我跟随着母亲来到了继父家里。继父成天赌博酗酒,喝醉了就会殴打母亲,母亲忍气吞声,平时做许多工作维持生计。不久,我就得了重病。母亲没有足够的金钱去治疗我,只好把我抛弃了。我没有怨言,她能做到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也许,就是下等人的命运。

  善良的孤儿院长收留了我,我也没有什么能够做的,只能为院长做杂活,表示感谢。

  为了不让院长担心,我隐瞒了病情。可我的病却一天比一天重了,我强忍着病魔的折磨,尽量表现的更好——命已定,生死结果又如何?一定不能让母亲和院长大人失望啊......

  直到一天,我抵不住强烈的痛苦,昏了过去。

...............

  徐徐睁开眼睛,便立即发现自己正卧在病床上。一个打扮庄重的老先生微微笑着,他告诉我,是他刚好经过孤儿院,发现了昏迷不醒的我,把我带到医院照顾。并从孤儿院院长那里收养了我。

  看他的着装应该是个上等人。我向来对虚伪的上等人嗤之以鼻,没想到会有一个去关心一个落魄的身患重病孤儿?他这样也不过只是救下了被无情抛弃的人,根本不值得。既然上天给了一次活下去的机会,我也无法抗拒。

  他有意无意地问我:“你的名字?”

  原来也会有上等人在意下等人的名字么?过去的名字对我而言,并无用处。我暗自苦笑,刚想报出曾今的名字,却一口气咽了下去。

  “我没有名字。”话音落尾,心中却冒出一丝无言的苦涩。

  “那我为你取一个名字吧,伊索·卡尔,跟我的姓,怎么样?”他听了我的回答,点点头。

  “嗯。”至于名字如何,我并不关心。

  后来,我了解到,养父是一位手艺精湛的入殓师。无论是怎样的遗体,他总能还原得比生前的活人更加具有“生气”。由于手艺精湛,富裕的上等人都会花重金请他为自己逝去的家人做处理,让逝者完美地离开人世。

  我的病治愈的差不多了,便离开医院与养父一同生活。平日里遇到的客人多是富裕的上等人,我或多或少地可以了解他们的背景故事。有些上等人去世,他们的子女为争夺更多遗产,总是摆着虚假的一副脸花不少钱去给逝者处理后事,这样可以分得更多财富。这种事我见得多了。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隐藏在人心表象下的,往往更加阴暗复杂。我日复一日地见到穷人为亲人流下痛苦、无奈的泪水,也见到富人献殷勤的假悲。我越来越厌恶这只具有空壳,而没有灵魂的“活人”。活人,面对死亡只能坐以待毙,但对于一时利益却宁愿舍弃一切,摆着殷勤的笑容。

  一天下起了雨,与往常一样的,又是一位上等人家的管家来到养父的殡仪馆,与养父商谈。

  不过又是上等人家的活人,没意思。我独自走到角落的桌子边,把玩起一把解剖刀来。

  顿时感到背后一阵目光,我转过身问:“客人,有什么事吗?”

  没想到眼前的竟是一个与我年龄差不多的少年,很显然他被我突如其来的一问怔住了。他翠绿的眼睛不安地转向一旁,接着尴尬地干咳了咳。“也没什么,就是随便逛逛。”

  过往的一些客人总会对大厅内的一些摆设感兴趣,我也简单向他解释,因为父亲的爱好,所以才把大厅打扮成这样的。

  这一回答似乎是激起了眼前少年的好奇,“...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总是称呼‘你’也不好。”

  啧,又是名字。我不喜欢与活人交流这些无用的话题,仅是应付地报上我的名字。

  “奈布·萨贝达。”少年热情地报上名。他一定是生无忧无虑里的人......丝毫不像我所见过的所谓“活人”的样子。
不过我也不习惯与这样从未见过的人交流。随口附和一下,我故意支开他,让他去旁边的房间看看,打消时光。

  他不过一会就从房间里走出来,好奇询问房间里的木偶是不是我家中的物品。我仔细回想一会,惋惜地告诉他这是由一位客人落下的东西。

  “第一次见过除了养父主动与我讲话的陌生人呢,”我莫名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挺像是当初养父为我起名时的那样。”我小声自语道。

  “诶,伊索,你好像知道不少事情呢。”奈布刚说的一句话打乱了我的思绪。

  我自嘲笑笑,回想自己的所见所闻,我确实“知道不少事情”。

——“没什么,不过平时来往的客人各式各样,我能或多或少了解到他们的往事。”
——“唔,挺想听听你的那些事的。或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朋友?”

  我从未有过与人多去交流的想法,更不用说拥有为所谓朋友了。“奈布?可真是个奇怪的人 ”。

  “嗯,我可当你答应了。”奈布勾起一抹笑意。
    朋友...是怎样的...

  过去我对任何事都无兴趣,可今天遇见奈布后,既感到怪异又略微惊喜。

  这就是...人类特别的情感吧...

...................

  此后,总能看到奈布特地来到后院找我,哪怕只是来喝杯下午茶,也此乐不疲。他的嘴角不禁意的弧度让我疑惑,为什么一个简单的笑偏偏如此温暖,安心...

----------------------分割------

喜欢楼主的小破文的话一定要记得素质三连:笔芯,分享,评论_(:з」∠)_
@啦 小阔耐可以看我的文么啾咪
@汐  @一只咸鱼辰 粗来啦*罒▽罒*
@妖怪怪怪怪呀 去吧大师球
 
 

【佣殓】晴雨 ①

※可能ooc,幼稚园文笔别喷, @妖怪怪怪怪呀 不要脸地艾特亲妈看我的破文,私设伊索外冷内热
※请不要在评论里ky
※我就是要让奈布攻一次,哼唧不接受反驳,文为奈布第一人称。
※不了解入殓师这个角色的话阔以百度或者用b站查,啾咪。

3

2

1

------------------------------我是分割线-------------------------------------

chapter.1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我来自一个雇佣兵世家,我的祖父、父亲都是皇家特雇的军人。父亲从小教育我,作为一名军人,不能流下任何一滴眼泪。父亲在我十三岁那年因战争去世了,我记着他的那句话,没有流泪。-------

  “那个老家伙可终于离开了,这数不完的财富可非我莫属。”“呵,你可别妄想了,你的出身还没有我的一半好。”我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又因为怎样分配遗产闹了起来。我不禁对他们冷笑一声,不用平日里的装模作样后,露出所谓的本性了?

  我从未在意过家中的大量财物,这么多金钱,也换不回一个温暖的家庭。小时候,母亲去世,从此便没有人关心弱小可怜的我,兄长们在父亲背地里勾心斗角,不停地消耗家产来花天酒地,处处针对我,几个后母亦是如此。这种家庭对我毫无意义。年少的我早已看破了这虚伪的人性。在这表面光鲜亮丽,令人向往的上等人家庭,背面却这般黑暗龌龊。我在其中仿佛是行尸走肉,没有灵魂,没有方向。内心也变得钢铁般坚硬。

  “忠诚”的管家已经联系好皇城里手艺最精湛的卡尔老先生为父亲的遗体作处理。毕竟也是父亲,所以我也同管家一起去到了那家殡仪馆。
 
  殡仪馆门口充斥着一种别样的气息,凉丝丝的,令人压抑,仿佛能让人无法呼吸。雨突然下了起来,乌鸦纷纷四处乱逃窜,伴随着一阵阵怒吼般的风声,冰冷残酷的雨滴打落地面,水雾猛地遮住视线,一切模糊不清。

  刚进大厅,却忽然暖和起来。我环顾四周,立刻惊异了----室内陈设老旧却温馨不已,墙壁上挂着几幅装饰画,墙角甚至还有一尊精致的雕塑。

  “他们工作的地方应该在大厅内吧?”我疑惑地想着,“明明门外与室内给人的感觉都不同...”
 
  管家与一旁的卡尔老先生交谈着,我对这殡仪馆好奇不已,忍不住走向其他地方。刚走不出几步,一个角落的身影便夺取了我的目光。

  “客人,有什么事么?”坐在角落的少年仿佛感受到了目光,放下了把玩在手中的解剖刀,回过头。

  少年那猫一般的灰蓝色眼睛直直地对上了我,我尴尬地干咳嗽了一下,回答到:“也没什么,就是随便逛逛罢了。”我看了看少年,估摸着他也只有十二岁的样子,与我差不多。

  他似乎是看透了我心里的想法,顿了顿,礼貌地回答:“因为父亲平日喜欢收藏各类艺术作品,所以才把大厅打扮成这样的,请不要见怪。”

  眼前的人这一句话可令我更起好奇心了,“......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总是称呼‘你’也不好。”我向他问了句。
 
  眼前的人漠不关心地简单回了句:“伊索·卡尔。”

  “我叫奈布·萨贝达。”
----“嗯。”

  他似乎厌倦了回答别人,拾起了那把解剖刀。
----“如果没事了的话,你可以去看看那个房间里的画作,可以打消打消时间。”

伊索的话仿佛有着令人不得反驳的力量,但并不减少了我对这里的好奇。无奈之下,我只好推开房间的门。我对画作可没有兴趣,只是草率地随意看几眼。----在桌子上有一个小木偶,与外界的一张张画作格格不入。木偶娃娃的做工精细,双眼水灵灵的,恍如下一秒就能眨一眨。木偶头上还戴着一顶小巧的草帽。

  “这小木偶可真漂亮,不知到那个叫伊索的家伙是怎么得来的。”我把木偶放回了桌子上,感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对其他东西这么感心趣了啊......过去还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的感觉呢......”我回忆起那些往事,又想想今天的经历,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我叹了口气,推开门,看见伊索依然在那里坐着。好奇心又促使我问他:“房间里的木偶是你的么?很漂亮呢。”“那是一位客人落下的,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取走,我就先放进房间收起来了。”伊索惋惜地回答着。

  “诶,感觉伊索你好像知道不少事情呢。”我可不放过一个机会,连忙向他搭话。“噗。”伊索突然笑出声来,勾起嘴角。能看到他笑的样子可真是稀奇。没想到他之前不爱搭理人的样子,实际上还是会笑的嘛。我心中冒出一种得意感。

  “没什么,不过平时来往的客人各式各样,我能或多或少了解到他们的往事。”伊索立刻收起笑出声,恢复了原样。

  “唔,挺想听听你的那些事的。或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朋友...?”伊索皱皱眉头,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也似乎是在表示回应。
  “嗯,我可当你答应了。”我戏谑地笑笑。

  ....................

在那天认识了伊索之后,我常常偷偷溜出去到那家殡仪馆找他说说话。我常常感到奇怪,原来...我也不是那么不幸、孤独呢...
 

---------------未完待续,没错又是我分割线---------
不要怪我短小,因为还没完呢!
╮( ̄▽ ̄")╭
 
 

 

 

 

占tag提个问qwq

米娜桑想给入殓师小阔(zong)耐(shou)选哪个cp  qwq

:(我来准备交党费了